如何破解群团组织的“四化”?

据报警人周先生说,这个房间很久没人住了,平时就是放些杂物,当时他回来取东西,看见有条蟒蛇在房间里,很害怕,于是报警求助。    共青团有大量的常规性工作需要开展,青年的思想引领、就业创业、权益维护、志愿者服务和管理等。今天我    共青团有大量的常规性工作需要开展,青年的思想引领、就业创业、权益维护、志愿者服务和管理等。今天我就党的群团工作会议提出了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的问题,谈谈如何破解群团组织的“四化”,我结合这几年的体会,尝试做出不成熟的回答。

    ●第一,破解机关化

    机关化表现为以下几个特征:一是团干部长期待在机关,没有真正下到基层接触青年;二是“高位截瘫”,开展活动时,活动机关、活动上层、活动专职团干部,老是这三个部分在动,下面的青年却一动不动。

    我发现很多社会组织并不存在机关化现象,他们的会议都选在周末、业余时间甚至晚上,缺勤率却很低;讨论问题时争先恐后,捐款时从不藏着掖着,这种积极性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社会组织的动力机制或者内部机制是从哪里来?我认为来自于活动的自决、经费的自筹、领导的自选。因此,破解群团组织机关化首先要激活基层,给基层更多的自主权,在基层团组织中借鉴社会组织的机制,形成“三自”方针:活动自决、经费自筹和领导自选,扩大团内民主,让青年自主选举出能够反映自己意见的代表,活动不是活动机关、活动上层、活动专职团干,而是要积极动员青年、活动青年。

    ●第二,破解行政化

    行政化是指党、政、团不分。群团组织与党的工作方式雷同,以开会贯彻开会,以命令传达命令,以文件落实文件,很难看出团干部与党干部有什么区别。在某种意义上,共青团职能与政府职能、党委职能不分,共青团成为党委的青年工作部,变成了政府的青年事务部,实际上,三者职能有一定区分。

    群团组织与党政机关最大的区别在于:党政机关依靠权力动员,什么叫权力?按照马克思韦伯的说法,就是“在遇到反对的情况下也能够实现自己意志的能力”。理想状态下,群团组织是依靠群众动员,但在事实上群团组织很难做到。我们在探索枢纽型组织建设工作中学会了两条腿走路,一条腿在党政机关、一条腿在民间社会;一条腿仍是依靠党政机关的权力进行动员,一条腿依靠群众进行动员。

    值得注意的是,群团组织在改革过程中不能贸然以“去行政化”的方式破解行政化,而是应该提倡“社会化”。2013 年中国红十字会的改革已经清晰地看到,提“去行政化”改革,去掉现有的级别、编制和经费,会让改革在一开始就遭遇强大的阻力,激发改革的对立面。破解行政化的改革,首先需要做的是改变固有的行政思维和行政运作模式,而不是其他。所谓社会化就是在理念上用社会化的理念,动员方式上用社会化的动员,力量上用社会化的力量,运作方式用社会化力量,通过这四个层面破解行政化,破解目前党团不分、政团不分的困境。

    ●第三,破解贵族化

    贵族化主要的批评在于群团组织的广泛性、代表性不足,比如青联中大多数都是政府官员和精英阶层,来自于草根的声音和草根代表的比例太低。

    在党的领导下,推进团内民主,引入竞争机制是破解贵族化的有效方法,比如候选人的产生和选举应面向社会,各行各业人员都来自荐。经中山市委组织部批准,中山共青团在团市委委员、候补委员的递补和青联委员的换届遴选中都设置了自荐环节,邀请媒体、律师等各行各业的青年代表担任评审委员进行评选打分,根据平均成绩综合确定候选人是否入围。群团组织不同于权力组织,只有民主机制越充分,群团内部才越有活力,这一现象越往基层表现越明显,所以在破解贵族化方面要引入竞争机制,在民主推荐上应该让各界青年都有平等展示自己的机会;在民主协商上让青年有公开与上级领导以及各个行业的领袖对话的机会,尽可能让民主元素充斥在我们的身边。当然,为了改革平稳可控,可以选择一些驻外团工委和两新组织进行试点,局部探索。在这个过程中,必须牢记,政治性是群团组织的灵魂,必须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团内民主的目的在于引导更多的青年听党话、跟党走。

    ●第四,破解娱乐化

    娱乐化是对共青团最大的一个批评。很多人认为共青团就是做活动,轰轰烈烈后“雨过地皮都不湿”,为什么共青团被批评存在娱乐化倾向?我认为根源在于共青团可能没有找到自己的专业跑道,总是去做其他单位应做的事情,“种着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所以破解娱乐化最根本之处在于共青团找到自己的主业和专业。

    曾颖如书记在广东团省委担任书记时曾问我:“共青团的专业是什么?”关于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好几年。

如何破解群团组织的“四化”?

一开始我认为共青团的专业是在社会建设领域发挥作用,可以成为青年的思想引领者或者社会管理的建设者。后来细想又似乎不准确,如果共青团的专业是青年思想的引领者,那么对于党务工作部门而言,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和优势在哪里?如果共青团是引领青年参与社会建设,那么民政局和社工委的主业又是什么?这些工作看上去似乎是共青团要做,但又不是共青团的核心竞争力。那么,共青团的优势到底在哪里?在不断的实践探索中,我发现共青团的优势在于跨界,就是说共青团可以做思想引领的社会化动员,社会管理的思想引领。当我们的某个优势在某个领域里面并不突显时,可以将这一优势延伸到其他的领域,在同时拥有两个跨界领域后原有的优势会变得更加的突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香港,特首梁振英的施政报告说,对于内地的城市来说,香港是最具国际化的城市;对于国际上其他城市来说,香港又是连接大陆、最懂内地的城市,香港政府提出来一个口号我非常认同,叫做“超级联系人”!我认为共青团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超级联系人,我们要把跨界搭台做到足够专业,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免费,朝着这个方面不断的努力。

    再后来,我又发现这个思路可能还存在局限,因为我是用“有”来论证“无”,为什么不可以用“无”来论证“有”呢?结论是,团干部的专业就是没有专业,团干部的特长就是没有特长。就像刘邦讲的,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我不如张良,安抚百姓供给粮饷我不如萧何,战必胜攻必克我又不如韩信,每个人都比我厉害,为什么我刘邦能够夺取天下?因为他能够把具有各种优势的人整合到麾下。《论语为政》里面说:“君子不器”,什么是“器”?“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易经系辞》)。搭建好平台,将跨界搭台做到足够专业,我认为这对于群团工作很重要,是群团开展工作比较好的一个思路。

    关于共青团的核心职能有很多提法,1988 年团中央提出共青团的三项职能:第一个是“受教育、起作用、长才干”,受教育就是让青年受到社会主义教育;长才干的意思就是长身体、长知识;起作用就是引导青年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挥作用;第二个是“反映青年需求”,在党和政府之间起到桥梁纽带作用;第三个是“代表和维护青年的具体利益”。后来延伸为四项职能。到了2013年团的“十七大”以及党中央的贺词中明确提出三项职能:引导青年、带领青年投入到经济社会建设中及服务青年的成长发展。

如何破解群团组织的“四化”?

现在,秦宜智书记提出四维工作格局——凝聚青年、服务大局、当好桥梁、从严治团。这些理念都很对,对于我们在基层的同志来说,关键是怎么落地?团干部的主业是为党做好青年工作,为党扩大青年执政基础,衡量工作只有一个标准:为党尽可能争取到更多的青年。如果没有做到这一点,那工作就是不成功的。

    (作者系中山市团市委书记)